一只“狗”引发的满足感

最近购买了两套唱片,都是宫崎骏动画里的音乐合集。

一套是闲鱼上收的,一百多的货色,盗版。

一套是不远千里从日本代购,七百多的售价。

加上运费,关税也差不多近千。

令人无奈的是,多花很多钱,买到的依然是盗版。

当我把两套一模一样的唱片放到一起,

我有理由相信,日本的这个卖家,一定是中国人。

既然买了,亏也吃了,但至少音乐是好的。

又恰逢新书到,那就当作背景音乐听听也是不错的。

我随手找了一张碟片,是《霍尔的移动城堡》。

这张原声碟其实听了无数遍,一直非常喜欢。

再给自己沏壶白茶,撕开书的封面开始阅读。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文章的质量。

而且很妙的是,编者老五特意将两篇关联文章,

一前一后地编排在一起,一科普一解惑,过瘾。

第一篇是卢昌海老师关于人工智能的论述。

他以阿尔法狗战胜人类的围棋高手为例,

深入浅出,道出人工智能快速发展于人类的意义。

1997年,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

对战IBM公司的深蓝超级电脑,

结果深蓝以二胜三和一负的总比分胜出。

这是人工智能首次在竞技领域击败人类。

作者提出,这个事实的发生,

也意味着人类在“有完全信息”游戏中全军覆没。

“有完全信息”如果进一步解读,

就是指不带概率,也不带隐藏信息的组合。

在我看来,这其实人工智能的初级阶段。

它依赖于当时计算机的算力。

要么双方都有必和策略,

要么其中一方有必胜的策略。

只不过,这样的宿命在当时仅存于国际象棋。

相对而言,围棋还是个例外。

围棋,英文里是go,中文里似“狗”。

这个读音源自日语里棋的发音。

这里我特意查了一下围棋的起源。

尧舜以棋教子,这里说的就是围棋。

但为什么英文却是日语的发音?

1877年,驻华英国外交官员瞿理斯,

在其文章《围棋,中国的战争游戏》里,

用的就是“wei-chi”的汉语发音。

但并未引起国际上的重视。

后来,大概是南北朝时期,

围棋经朝鲜传入日本,

当时还遵循古汉字写法“碁”。

但从那时候开始,围棋在日本,

走上了一条和中国不同的道路。

在中国,围棋只是一种高雅的娱乐。

在日本,无论政府还是民间,都极力推崇。

而真正把围棋带到西方世界的,

是德国人科协尔特,在他看来,

游戏要推广,最好的方式就是著书立规则。

《围棋的理论与实践》就这样诞生了。

令人遗憾的是,科协尔特在日本生活很长时间,

他也是在日本了解和学习围棋,

因此,在书中对围棋的称呼,就用了日语发音。

这也是为什么围棋国际上称呼是go的由来。

回到人工智能的话题。

在卢昌海老师看来,围棋比国际象棋更复杂。

一般情况,我们描述一款棋弈,

取决于两个最基本的特征:

一是平均每步棋有多少种可能的下法;

二是平均每盘棋会下多少步。

一个是广度,一个是深度。

这样的排列组合,是当时深蓝计算机难以企及的。

但这一局面,在2015年被一只“狗”改变了。

阿尔法狗的出现,

让围棋的人工智能击败了人类的职业选手。

在李世石、柯洁等大师先后败北后,

人工智能阿尔法狗一骑绝尘,再无敌手。

而这一切,只用了两年的时间。

想起来之前追剧《后翼弃兵》里的画面,

女主自学成才,成为高手。

而人工智能阿尔法狗开始学会了观察,

并在观察中试错,构建自我认知规则。

我一向对太空科技题材感兴趣,

无论是三体还是外星生命的探索。

但晚上对这只“狗”的认识,

让我对未来的人工智能充满了期待和思考。

按照卢昌海老师的论述,

未来人工智能是否可以超越人类的设定,

甚至按照某种适当的定义逐渐变成,

某种新的生命,有这强大的环境适应能力。

回想这些年,国家在太空领域的发力。

以火星为例,目前还不太适合人类生存,

但却不妨碍阿尔法狗之类的人工智能。

它们的存在,让太空探索,变得让人期待了。

让人过瘾的是,紧接着下一篇文章,

是来自一个围棋迷火耳面对人工智能,

战胜人类的心路历程分享。

他提出,人工智能之所以取胜人类棋手,

主要是围棋规则明确,加上计算机算力提升。

这点我是赞成的。

对于计算机,我还算有基础的认识。

我深知计算机界的摩尔定律:

芯片性能平均每隔18个月就会翻倍。

但其实以我的观察,这个时间目前已经缩短。

不过值得安慰的是:

人工智能目前还仅局限在特定的领域。

人脑,目前还是具有人工智能无法超越的优势。

天然“无边界”的神经思维网络,

注定是无法定义的变量。

还有更重要的是,人脑基于物理事实的情感表达。

美剧《西部世界》里其实探讨的也是这样的话题。

但是,我说的是但是。

如果某一天,人工智能全面发展,

当计算机拥有了自我进化思考与情感表达能力,

那标准量化就不再是问题,

剩下的问题,就是人类自己要思考的存亡问题。

好在阿西莫夫提出了机器人的三大定律。

只是在那个时候是否会被人工智能所改写?

谁知道呢。

文章还提出了一种思考:

任何的竞技游戏,本身也是一种文化,

需要以人为载体。

它能否在社会上获取关注,取决于两个维度。

一是它在特定的历史文化环境中,

对社会情绪的影响力度。

二是竞技本身所包含的技巧和观赏性。

我又再次想起了08年的北京奥运。

我常说,这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场竞赛。

特别是看了张艺谋花了两年打造的开幕式纪录片,

晚上再读到这篇文章,很多内在的连接不谋而合。

国家的进步,在竞技体育上的体现就是:

不再需要把振奋民心的重担压在少数竞技项目上,

而是更多的回到竞技本身,能获得多少的乐趣。

就像中国女排一样,朱婷开始作为技巧和观赏性的代表,

吸引全球各地球迷的关注,这本身也是国力的一部分。

好的文章,不仅可以中古论今,可以居安思危,

更可以提供不同的思考视角,串联生活中的认知。

很多碎片化的信息,有时候只需一篇好文的串联。

好文配好音乐,快哉。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